巩俐曾试镜中国足球类影片失败

巩俐曾试镜中国足球类影片失败

很少有人知道,大名鼎鼎的巩俐、崔健差点掺合中国足球。如果是道听途说,也许只是一段故事,偏偏这件事我还经历了,我至今仍在替巩俐庆幸。那是1985年“5·19”之后不久,我在大型文学刊物《人世间》上发表了长篇报告文学《透过门网看中国足球队》,文章出来,反响不小,湖南文艺出版社要出书(后来以《中国足球之谜》的书名出版),6万多册一销而空。刚刚执导电视剧《新闻启示录》而成名的导演戚键也决定改变编成电视剧,剧组很快在北京成立,而且拍摄中国队教练的场景就在曾雪麟的家中。

在说到巩俐前,还要提到一位与巩俐量级差不多的人物崔健,崔健的那首《一无所有》真是里程碑式的歌,在那个年代哙炙人口。导演戚键很希望把崔健找来增加收视率,谁都知道难度很大,幸而副导演于大公在《北京青年报》时采访过崔健,建立过良好的关系,经他一再做工作,把这位摇滚大腕请到剧组,他仍然不感兴趣地声明:“我对演电视剧没兴趣,这事真为难我了。”幸而崔健喜欢足球,对“5.19”也耿耿于怀,使他很给面子地陪了剧组两个礼拜,在剧中他扮演了一个给中国足球队送信的邮递员球迷,这位邮递员同一些球员和教练的关系不错,中国队失败后许多球迷围在宿舍楼下,邮递员用一曲动人的小号使很多球迷当场潸然泪下。本来设计每集都有崔健有的戏,他每次来剧组都很守时,也没有大歌手演小角色的架子,那真不容易!两个礼拜才给了崔健几百块钱演出费,他也没有计较。令人菲夷所思的是,戚键导演最后剪接只让崔健出场15秒钟。不少圈内人知道后说:“太可惜了,如果让崔健多出场,很多观众冲崔健也得看呀。”我当时也问过戚键导演,他说崔健当时是有争议的人物,出镜多了怕引起有关方面注意。现在想起来真是可笑,但不可否认的是,足球让崔健尴尬了一回。《足球启示录》剧组设在景山附近的一个部队招待所里。

那里离中央戏剧学院只有一箭之地,不少学生来试镜头。剧中有位经常采访足球队的女记者,戚键导演挑了十几个始终没有中意的,一次一位年轻的姑娘来“中标”,她衣着朴实,就像任何一位大街上的年轻女孩儿一样,她一脸单纯,眼中闪烁着被选中的渴求的目光。戚键导演问了她的情况,还问她是否喜欢足球,她说男同学爱看足球,她没怎么看过,但她说相信自己会熟悉这个角色,如果用她,她要好好跟男同学交流一下足球。戚键导演考虑了一会儿,觉得她太小,气质也不像记者,还有人说这姑娘的虎牙挺明显,这姑娘有点土。戚键导演没有选上她,这姑娘的失落感挂在脸上,看得出心情也不好,剧务刘万峰说:“正是饭口上,回学校也没有饭吃了,在我们这儿吃吧。”这位姑娘高兴地和剧组一起吃了顿饭,她多少还有点腼腆,吞吞吐吐地说希望以后有与戚键导演合作的机会。这位姑娘就是巩俐,我现在也不明白,戚键当时为什么轻易把巩俐否决了,戚键毕竟是个有一定成就的导演,在这之前有《新闻启示录》,后来导演过《花季雨季》等有影响的影片,去年还获得飞天奖,怎么就让未来的国际影星从他手里溜掉了。不过,我又替戚键和巩俐庆幸,如果他当初看上巩俐就麻烦了,没有几个礼拜,张艺谋去戏剧学院挑《红高粱》的女主角,挑上巩俐了,也使巩俐开始成为一代巨星。如果巩俐不幸被我们这个剧组选中,正好错过这个机会,她还会有今天吗?看来中国足球真是个“毁人”的地方,只是巩俐运气好,没上中国足球这条“贼船”。这个剧因质量一般没能挤进中央台晚上黄金时间,只是下午播放,播出后反响平平,可以说和中国足球一样臭。

当然这个剧组也干了一件有意思的事,为了再现“5·19”球迷闹事的场景,剧组组织了数百人拍摄,球迷有哭、有闹、有笑,有扔瓶子的,踹垃圾箱的,扯出外国记者像机内胶片的,翻汽车的,被警察抓住的,真是热闹,简直可以乱真。“5·19”那天没有留下任何电视镜头,这个剧成功地再现了,后来政论片《河殇》用了这一组镜头,中央台的《中国体育五十年》也用了这组镜头,其它不少体育片也用了它,也许若干年后就成了珍贵的“历史记录”了。将近30年的时间过去,当时剧组的人提起这件事都说,中国足球真厉害,谁沾上它谁栽,连巩俐和崔健也未能幸免。

发表评论